媒体视角
中国艺术报 | 马古兰丹姆:“一首运动的诗”,舞出中国风韵——从北京冬奥会看中国花样滑冰项目的艺术突破
发布日期:2022-03-14

北京冬奥虽已落幕,激动仍存心间,尤其花样滑冰中国选手隋文静、韩聪赛场奋力拼搏圆梦冠军,为中国军团荣添第九枚金牌的激动时刻依然时常闪现。被称为“冰上芭蕾”的花样滑冰是冬奥会上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之一。这一技巧与舞蹈音乐融合的竞技运动项目,兼具音乐美、舞蹈美、服饰美和技术美,曾被歌德赞为“一首运动的诗”。回望在家门口举办的这场国际体育盛会上,中国花滑健儿以高度的艺术自觉和文化自信,交上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音乐奏响“中国风”

有人说,一首好的音乐是花样滑冰的点睛之笔。音乐为花样滑冰赋予更深厚的意义,点亮无数个花滑运动员的高光时刻,也为人们带来激情、感动与共鸣。北京冬奥会上,“中国风”音乐成为中国花样滑冰选手们的心仪之选,金博洋再次演绎《卧虎藏龙》,把刀光剑影跃于冰之上。彭程、金杨的《夜宴》组曲,展现了一幅优美的水墨山水画。王诗玥、柳鑫宇演绎取自《功夫熊猫》的《功夫钢琴》,该词曲融二胡与竹笛和管弦乐团配合,是经典的“中国风”乐曲,两人在动作中也加入了许多中国武术的设计。

中国选手选择“中国风”音乐由来已久。陈露用过《望春风》《梁祝》,李成江用过一曲《中国功夫》。2004年,申雪和赵宏博以一曲深沉的《宋氏王朝》赢得第二个世界冠军头衔。当然,“中国风”音乐不仅仅受中国选手的喜爱,奥地利女单选手凯斯汀·弗兰克,在2008 2010两个赛季中都选用了《保卫黄河》作为短节目《黄河》的核心配乐。《黄河大合唱》是展现我国抗战精神的作品,该选手被其中蕴含的时代激情所感染,全力演绎了这段气势磅礴的《黄河》。同样,索契冬奥会上,来自澳大利亚的布鲁克林·韩的节目配乐来自周杰伦的电影原声《不能说的秘密》,清新、自然的表演让全世界知道了这段优美的中国歌曲。

古典乐也是花滑选手钟爱的曲目类别,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申雪、赵宏博以一曲《G小调柔板》获得冠军,这是中国冬奥征程中第一枚花样滑冰金牌,也是21届冬奥会中第一枚被非欧洲选手摘得的双人滑金牌。音乐剧选段凭借人声、歌词以及剧情,在花样滑冰配乐中的地位愈加凸显。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选手朱易在团体赛女单短节目比赛中演绎韦伯的不朽名剧《日落大道》。据统计,本届冬奥会花滑项目有十余首音乐剧曲目。

北京冬奥会上,开闭幕式上的“二十四节气”和“折柳送别”彰显了古老中华文化内涵,而在花样滑冰的赛场上,中国花滑选手与欧美选手一起共谱“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华彩乐章。

隋文静、韩聪在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滑比赛中夺冠

中国摄协北京冬奥会摄影小分队 兰红光摄

舞蹈舞出“青山绿水”

今年央视春晚上舞蹈诗剧《只此青绿》片段“出圈”。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冰上舞蹈选手王诗玥、柳鑫宇身着寓意“青山绿水”服装登场,拉开了一幅浓郁的中国风画卷。男伴作山,女伴为水,一个青峰叠嶂,一个绿水婉转,托举与捻转间呈现出冰与舞的交融,一曲冰上“只此青绿”着实让人惊艳。冰上舞蹈是花样滑冰中最具舞蹈性的项目,国际滑联规定冰舞要和双人滑有明显差异性,因此,规定冰舞搭档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两个手臂的长度,不允许抛掷和跳跃之类的动作,参赛者还必须踩到音乐的节拍或节奏,否则会被加重扣分。此外,冰舞比赛中,运动员需要在节目中精准展示本赛季的指定舞蹈类型、符合国际滑联要求的舞步顺序和旋转。韵律舞的音乐由团队选择,但必须符合指定的主题、节奏和拍子。冰舞选手不仅要随着音乐完成复杂的舞蹈动作,还要掌握伦巴、恰恰、探戈、华尔兹、布鲁斯等33种舞蹈。冰舞虽然没有很刺激的动作,但评判是依据速度、力量和流畅度,还有韵律、表达、音乐阐释、优雅等多个维度。冰舞动作中最难的是捻转步,一边在冰面移动,一边用一只脚旋转,而不是固定旋转,冰舞让运动员能够更有创意,更能施展其艺术表现力。

很长时间,冰舞领奖台一直被欧洲选手所垄断,特别是俄罗斯选手长期独领风骚。俄式冰舞十分强调速度和力量,他们具有与生俱来的表现张力,在冰上舞蹈项目中展现出巨大的优势,且大部分国际滑联比赛规定的音乐风格以西方音乐为主,因而不论是对音乐的理解还是表达,欧美运动员都占据绝对优势。我国冰上舞蹈自开展以来一直在缓慢前行,中国人性格相对比较内敛,不太善于用肢体语言表达情感。中国冰舞选手相对欠缺的不是技术,而是舞蹈的表现力。针对这一差距,中国冰舞队近年来连续赴美国跟随俄罗斯冰舞名帅训练,还邀请了意大利冰舞教练执教,使中国选手在技术和舞蹈表现力方面得到了全方位的提高。冬奥会成功申办后,我国对冰上舞蹈项目大力实施“请进来,送出去”政策,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与蒙特利尔的滑冰学校展开全面合作。我国冰舞选手王诗玥、柳鑫宇与陈宏、孙茁鸣两对组合远赴加拿大,跟随冰舞名师劳宗夫妇进行长期外训。北京冬奥会上,王诗玥、柳鑫宇获得冰上舞蹈第12名,刷新了中国冰舞尘封30年的冬奥会最好成绩。

挑战难度兼融“技”与“艺”

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滑比赛中,隋文静和韩聪选取《忧愁河上的金桥》曲目。升级版《忧愁河上的金桥》节目在编排设计上花了很多心思,在托举、螺旋线等细节上融入了许多新动作元素,使其更具艺术性的同时对技术难度也有挑战性的升级。和其他花滑项目不同,双人花样滑冰最大的亮点是抛跳。中国双人滑抛跳以高远度著名,“我们希望在奥运赛场上展现最高的技术能力和艺术表现。”隋文静这样说。自由滑开场的捻转四周,是赛前才决定加的难度,也是本场比赛唯一的捻转四周动作。中国双人滑从突破口到传统优势项目,从弱项到强项,从世锦赛冠军到冬奥会历史金牌零的突破,再到冬奥会几乎必夺牌,中国花滑双人滑集团军式的优势地位,让世界花滑双人滑进入“中国时代”。北京冬奥会上,隋文静、韩聪摘得金牌。这也是自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后,中国在该项目上再次取得冠军。比赛中战绩不是偶然的。能在欧美国家的传统项目上不断取得突破,并跻身世界一流行列,中国花滑选手无疑经过了一个长期的磨练和沉淀过程,而他们为了国家荣誉付出的巨大努力,也许并不为一般人所知。

金博洋是中国花滑男单一号种子选手,当他宛若一名侠士一身“中国红”登场,伴随着中国气派的《卧龙藏虎》音乐旋律徐徐舞动,行云流水间他似月光下的少年,眉目清朗却释放出了劲道十足的刀光剑影,“勾手四周加后外点冰三周”稳稳落地获得满场掌声。金博洋是中国男子花滑的天才少年,14岁时他就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四周跳。18岁完成了“勾手四周加后外点冰三周”。冬奥冰场之上,日本选手羽生结弦和美国选手陈巍也展开各种高难度技术比拼,四周跳成为当下男子单滑追求的目标,然而在跳跃中过多的失误会使得作品完整性受到影响,因此引发了“技术流”和“艺术流”之争。北京冬奥会上,男子花滑选手上演各种四周跳,女子也惊现5个四周跳。众多选手能够在驾驭高难度动作的同时,将花滑的艺术性展现得淋漓尽致。羽生结弦在比赛中勇敢挑战世界最高难度动作阿克塞尔四周跳,拼尽全力战胜自我和超越自我。尽管他出现重大失误,但最终能够获得第四名,除了他在难度动作上整体实力较强,其优雅的艺术表现力也为他赢得了很高的分数。

“考斯腾”展中华美学追求

美感十足的视觉冲击必然离不开完美战袍的加持,花样滑冰这个项目相对其它项目动作美、难度大,所以对服饰要求也非常高,花滑选手们的服饰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考斯腾”(Costume)。作为一项同时兼具艺术性和技巧性的体育项目,“考斯腾”在花滑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它可以帮助运动员进入人物角色,展现故事情感。

北京冬奥会上,中国花滑选手的服装设计中加入了很多中国元素,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一个窗口。彭程、金杨在自由滑中的曲目是《夜宴》,彭程的比赛服上有中国苏绣纹样。在短节目《卧虎藏龙》中,金博洋的比赛服为山青色简约设计。王诗玥、柳鑫宇的比赛服“青山绿水”引起热议。美国女选手陈楷雯团体赛自由滑比赛的曲目是《梁祝》,比赛服上装饰着与主题相呼应的蝴蝶图案,令她化作一只紫色的冰上蝴蝶。美国选手陈巍为配合自由滑《火箭人》的曲目,穿着红底带有星系图案的服装,如同燃烧的火焰。羽生结弦在冰场上就像一只白鹤,身姿轻盈,滑行自如。除了他本人强大的艺术表现力,能产生这种空灵唯美的效果,也离不开他穿的这一身漂亮衣服,白蓝渲染的底色配上金色的水钻,穿上就如同冰上精灵,在赛场上散发着熠熠光芒。

为了使服装最大程度地与音乐和选手的动作相符,设计师们会煞费苦心设计“考斯腾”。我国花样滑冰高水平运动员赛服以往大多需要通过国外定制,近些年国内花滑设计逐渐得到重视。2019年花滑世锦赛上,中国双人滑组合隋文静、韩聪身着自主设计的赛服夺冠,这大大增强了我国自主研发花滑服装的自信心。借着北京“科技冬奥”理念,我国冬奥赛服自主研发及产出逐步成型,除了科技因素,我国的花滑赛服非常注重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表达,手工镶嵌水钻、非遗苏绣技艺、渐变渐染的贴布绣工艺等也与花滑赛服相融合,通过各种方式传达中华文化。

“考斯腾”是运动员的战袍,既要有运动服装的功能性,也要有表演服的艺术特点。一件优秀的“考斯腾”除了便于选手活动、表演,也得通过自身精妙的设计,让观众和评委能更直观地了解节目的中心与音乐的主题,让选手能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一件小小的花滑服装或许只会在赛场上短暂绽放,但其背后凝聚着无数“考斯腾”设计者和制作人的心血,更是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和文化艺术软实力的缩影。

结语

北京冬奥会花滑赛场上,中国元素引人瞩目。这场冰与艺术的盛会不仅展现出各国花滑高手精彩卓越的竞技水平,更折射出更加坚实的中华文化自信,诠释着新时代中国花滑人的昂扬姿态。北京冬奥会开启了中国花滑新纪元,我们坚信,未来的中国花滑一定会更美、更高、更远、更快。

(作者系上海体育学院舞蹈编导专业教授)

 

媒体链接: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history/20220228/index.htm?page=/page_3/202202/t20220228_584392.htm&pagenum=3

 

[责任编辑/董杨华]

上一条:中国社会科学网 | “全国‘深入学习习近平关于体育的重要论述’高层论坛暨第四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育强国建设学术研讨会”在上海体育学院举行

下一条:文汇 | 乡村振兴路上,他们为村民们开出了健康的“运动处方”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399 号 邮编:200438

总机:(86-21)65508900 沪ICP备05052054号

电脑版 手机版 Pad版